Thursday, 11 July 2013

小提琴 之二

夥伴回歸盒子了


...結果沒想到的是
這個小提琴
從六歲一學
這樣
就跟了我一輩子了


香港小學中學的老師
都是傳統工藝派

老師教學方式抽象
致以學生努力練琴為目的

一天能練四五小時的
就是乖學生

那個那個誰的兒子女兒
練琴練到拿了什麽獎
贏了什麽比賽
就是光宗耀祖

結果學生如非天生勤勞聰穎
大多落得懶惰愚笨之名
老師在學生的成長路途中
只有每星期一罵
每月收取一筆加添家庭糾紛的費用

整體來說
對於我的成長

回望過去
盡是淚流的回憶



大學了
音樂樂器
在大人眼中

瞬間

失去了大部份的價值

大學往後的門欄
音樂
已不被放在眼內


我的小提琴
亦恢復自我

被解放

變回一件可以奏出美妙旋律的
帶給人快樂的


非前程似錦器是也







現在偶然
我會打開封塵的琴盒
拉拉幾個熟悉的調調
自個兒秀一秀


剛好有機會
像剛寫 小提琴之一 的上年八月
公司有音樂劇
找人拉琴
就去一遍吧

這時我有時會想
我兒時吃了那麼多的苦
所以今天可以這樣

隨心所欲的拉琴
別人想試也試不到

我幸運嗎


值得嗎




苦笑一下

這個答案
其實我今天也沒有想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