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March 2012

[轉貼] 梁唐演義﹕特首選舉爆冷之謎

【明報專訊】特首選戰在昨日(3月25日)謝幕,一如外界所料,梁振英在中央鐵票大力護航下以689票順利當選,擊敗曾出任財政司長和政務司長、獲大批工商界及建制中人支持的唐英年,這個賽果如放在3至6個月前,恐怕沒有多少人相信。到底特首選舉為何爆冷,本文嘗試為讀者解開謎團。

◆第一回合:勸來勸去勸不退

特首選戰的第一輪激鬥,公眾是看不到的,因為發生的地點在北京,時間是2011年的夏天,這時梁振英已表明參選意圖,並率先啟動落區親民的競選工程,唐英年還留在政務司長辦公室裏為大小公務忙碌,特首曾蔭權在埋頭撰寫最後一份施政報告。

唐英年自從2003年接替梁錦松出任財政司長,就一直被看成為中央刻意栽培的特首接班人,其父親唐翔千與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稱兄道弟的深厚淵源,是其他人無法複製的。到2007年曾蔭權連任,欲舉薦曾俊華做政務司長,但中央堅持讓唐英年升官,曾俊華只能當財政司長,令外界更確信唐就是來屆特首,將會一如曾蔭權一樣,由政務司長的崗位更上層樓。

免建制派分裂 唐營促中央勸梁

唐英年的支持者包括香港五大地產商、四大商會,以及大部分政府和法定機構的主腦,他們當中不少人有直達天庭的本領,經過反覆打聽查證,確認中央屬意唐英年,但梁振英也有紅色背景,在基本法起草年代就出任諮委會秘書長和草委會成員,回歸後長期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也是北京信任和器重的一號人物,為免梁振英參選擾亂唐營的部署,唐營以建制派不宜分裂為由,游說北京高層出面,勸退梁振英,為唐參選掃除障礙。

中央派誰出面勸退梁振英?政壇上有兩個說法,一說是港澳辦前主任、現政協副主席廖暉,另一說是國務委員劉延東。梁振英本人對這次勸退會晤守口如瓶,但有挺梁人士對外指出,梁振英向中央大員力陳,自己從1980年代初中英前途會談時向國家提供香港土地制度的專家意見開始,到後來協助基本法起草定案,返內地協助上海等大城市制定土地拍賣制度,一直為國為港貢獻,從沒有像其他地產界人士般在內地靠關係拿地皮作報酬,現在出來參選特首,是要糾正曾蔭權政府過分偏重商界造成香港政經大局不穩的積弊,中央沒有理由叫他讓路。

中央允競爭 為普選累積經驗

據中方消息人士指出,中央最終同意讓梁參選,令建制派有兩個候選人同場角逐,主要是考慮到2017年便要實行歷史性的特首普選,2012年這一屆應該有多一點的競爭,讓建制派候選人接受較嚴格的考驗,為來屆參加普選積累經驗,但中央同時表明,這次選舉必須是君子之爭。對於中央這個決定,唐營中人是失望的,他們私下嘲諷梁振英厚面皮,掩耳不聽中央大員的勸退游說,以致「勸來勸去都勸不退」。

◆第二回合:許仕仁引退 唐爆感情缺失

踏入9月,唐英年開始積極備選,本來他想接近年底才離職,借助政務司長的光環省一點競選工程,但梁振英來勢洶洶,天天落區曝光,唐再按兵不動,便將陷於被動。

捲新地郭家爭產 免拖累唐

這時候,發生了一件對唐選情不利的事情,他的競選軍師許仕仁突然打退堂鼓,只剩一個許的前新聞秘書關鄭麗敏為唐做公關。許仕仁早於2005至2007年出任政務司長期間,就一直告訴唐英年會全力為他輔選,許和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是老友,和新地、長實等大財團也很熟落,要發動媒體和商界為唐輔選是輕而易舉的事,加上許有橋王之稱,足智多謀,可助唐應對選戰中的大小風波。據悉,許仕仁引退是因為他捲入了新地郭家三兄弟的爭權風波,被兩個弟弟踢出局的新地主席前郭炳湘,認定許是弟弟炳江和炳聯的軍師,教唆二人奪去自己職權,遂通過民事控告和刑事檢舉等方式向許仕仁大報復,令許陷入法律漩渦,許為免拖累唐的選情,遂主動辭去競選軍師工作。

許仕仁引退,令唐英年頓失倚靠,這時他已宣布請辭,不能再動用公務員,競選重任落在自己肩上。正所謂屋漏兼逢連夜雨,就在唐競選軍師消失、班底未成形的關鍵時候,他的婚外情醜聞被意外地提前引爆了。

事緣《明報》偵查組收到投訴,指唐英年前政務助理袁莎妮未經公開招聘,空降香港總商會出任行政總裁,引起部分商會理事不安,擔憂損害商會形象。《明報》經深入訪問商會中人後,證實袁未經公開招聘,商會理事會上有不止一人出言反對,袁上任後前總裁數名舊部即被迫離開,《明報》遂把新聞發布,並於採訪袁對事件的回應時,把外界傳言她與唐有密切關係,因而獲唐照顧推薦,向她求證,袁斷然否認與唐有感情關係。

這則新聞刊出後,激發了傳媒同業對唐的婚外情傳言的追訪熱情,原來許多同業從不同渠道都聽過唐有婚外情的說法,有說他的紅顏知己是賣紅酒的,有說是賣金融產品的,有說是政務官,也有說是前議員助理,更有傳言指他有私生子。由於唐是下屆特首的熱門人選,傳媒對他的感情操守非常關注,唐英年和公關團隊商議,認為要主動「止血」,不能讓各式各樣的緋聞傳言持續地左右選情,令唐每一次出席競選活動的宣傳焦點都被轉移,於是建議他攜着太太的手一起出來,承認有感情缺失,但已獲太太原諒,基於對第三者要保護,今後將不再回應任何有關感情缺失的進一步提問。

唐處理緋聞拖泥帶水續發酵

不過,傳媒和公眾的疑問並沒有消失,唐英年的取態有三點令公眾詬病,其一是他藉太太原諒來為自己開脫,有人認為不夠擔當;其二是他沒有表明婚外情所涉人物是否公職人員,令公眾對他出任官職9年是否公私分明有疑慮;其三是傳媒報道點名提及一些疑似女主角,如果與事實不符,他應代女方澄清,否則對女方不公平。

相比之下,梁振英同一時期遭媒體質疑,指他與競選辦職員鄧淑德有親密關係,鄧斷然否認,梁也立即站出來澄清,指他和鄧只是工作上認識,沒有任何工作以外的關係。梁的有效澄清令傳言迅速消失,唐的拖泥帶水、含糊其詞式澄清卻令緋聞傳言和負面批評繼續發酵,終於造成唐的民望大幅下滑。

◆第三回合:星級團隊助唐反彈

唐英年民望處於下風,開始急謀翻身對策。據唐營核心人士透露,他們相信中央始終是屬意由唐當特首,但由於唐來屆尋求連任將要面對普選,因此也要重視民望,如果梁唐民望相差不大,例如百分之55對45,甚至百分之60對40,中央要委任唐當特首也無困難,但若梁唐民望相差達到七三開甚或八二開,中央要選民望極低的唐而拋棄民望極高的梁,政治上就相當困難。因此,唐營中人的努力目標,是讓唐的民望在2011年底前顯著回升,縮窄與梁的差距,再尋求反超前的辦法。

任志剛當軍師 唐表現改進

這時候,唐英年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起用了曾替泛民主派服務的《蘋果日報》前記者陳慧兒當公關,不惜冒上被傳統左派批評敵我不分的風險,來說明他用人唯才、親疏無間的精神。同一時間,他又找到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出任競選顧問,代替許仕仁成為唐營首席軍師。有了猛將輔助,唐的競選表現不斷改進,且屢有佳作,例如他去探訪劏房住客,躺在牀上拍照,被網民惡搞,改造成他躺棺材的福壽照,他在公開場合拿這事來說笑,說死一次就夠了,顯示了大方的胸懷和豁達的脾性,對提振民望很有幫助。

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不單幕後教路,還粉墨登場為唐講盡好話。任志剛舉出唐英年擔任財政司長時與自己的合作實例,指唐高瞻遠矚,改善金融監管,令香港在金融海嘯時受到較小影響,又說唐改革遺產稅和紅酒稅成功促進經濟,上任數年便消滅財赤扭虧為盈,還成功團結了一批猛人為特區服務,這些功績都顯示唐並非外界眼中的公子哥兒,而是有真材實料的公職領袖。

周星馳站台 民望反彈

除了任志剛,其他建制猛人如盛智文、李國寶、王冬勝等都輪着出來為唐唱讚歌,甚至演藝界的周星馳也來站台,說自己不會跟蠢人交朋友,以示唐絕非蠢人。這些星級團隊的助選造勢活動,的確起到一定效用,唐的民望拾級上升,從谷底的不足兩成支持度,逐步反彈至兩成半近三成的水平。在農曆新年前後,唐營士氣高漲,深信唐的真命天子地位不會動搖。

◆第四回合:政府介入掀出「西九門」

2012年2月8日晚上8時許,政府新聞處在16分鐘內連發兩條新聞稿,回應傳媒查詢,一條指唐英年2007年以財政司長身分減紅酒稅前,曾向行政會議表示,自己如常購買紅酒,沒有因減稅而推遲購買;另一條則確認梁振英在2001年擔任西九龍填海區概念規劃比賽評審時,漏報了所屬公司戴德梁行與一家參賽公司有關連,主辦方後來發現並取消了該關連公司的參賽資格。這一則新聞稿,揭開了傳媒稱為「西九門」政治風波的序幕,對梁振英的選情構成了嚴峻考驗。

主流媒體接連數天對梁振英窮追猛打,梁從8日深夜召開首個記者會開始,每天都花大量時間回應傳媒的跟進提問,包括與參賽公司主事人楊經文是否認識、為何楊的公司會在參賽文件中把戴德梁行列為物業顧問、戴德梁行為何把4名職員的履歷交給楊經文公司、梁填報利益申報表時為何會不知道下屬與楊經文公司有關連、梁與楊之間有否商業合作可能涉及延後利益等等。及後,傳媒和立法會的關注點擴及整個評審過程,當10名評審投票選出冠亞軍和優異作品時,梁如何投票?梁的投票取向是否反映他對楊經文公司有特別偏好,跟其他評審的表現相比有無異常?他有沒有刻意影響其他評審?

面對一連串尖銳的提問,梁振英辯才雖佳,有時候也答不上來,因為是10年前的事,大家都沒有文件在手,只有政府有評審過程的原始紀錄。於是,立法會要求政府公布西九評審文件,否則將動用權力及特權法例傳召證人和索取文件。梁振英為表清白,也同意全盤公布當年紀錄,但他大概沒有料到,立法會真的會成立專責委員會,在特首選舉投票前夕傳召他作供。

梁振英的自辯主要有兩點,其一是他的公司免費提供了一些西九區地價資料予楊經文的公司,但由於沒有商業合同或收費,下屬在填報利益申報表格前,雖查閱了公司業務紀錄,也未能發現這件事情。其次,他若與楊有默契,利用評審身分刻意幫楊的作品得高分,楊絕不會愚蠢到在參賽文件白紙黑字把梁列作物業顧問,導致自己取得優異成績卻被取消資格。工聯會許多成員挺梁,投票前工聯會決定60名選委集體投梁,會長鄭耀棠對此解釋說,梁對西九門的指控提出了合理辯解,沒有足夠證據顯示他偏私或故意隱瞞利益衝突,所以不影響工聯會對他的支持。

政府選擇性爆料 梁反獲同情

梁振英積極應對和管理危機,可能是他安然渡過西九門考驗的最主要因素,他的民望沒有受到明顯衝擊,但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是政府選擇性爆料的行為,在一般人心目中有政治偏袒,就連挺唐的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和好些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也批評政府做法予人對特首候選人不公平的印象,這或許導致公眾給梁較多同情分。而且,後來民政事務局長曾德成在立法會的答辭,以至政府披露的評審投票原始紀錄,都有不少對梁有利細節,其他評審接受訪問時更帶出了新的爭議,原來當年有英國評審涉嫌把技術犯規而被取消資格的英國作品強行救回,並封做冠軍作品,導致西九文化區一度採用了玻璃天幕設計,為政府推動單一招標偏袒大財團奠定基礎。

◆第五回合:僭建風暴一沉不起

2011年2月13日,特首選舉提名前夕,《明報》的一則偵查報道,令唐英年的選情急轉直下,一沉不起。《明報》記者接觸到曾替唐興建約道7號大屋的工程人員,得悉7號屋地底有逾千呎僭建地庫,地庫有兩個方形天窗,位置在泳池底,讓自然光可通過泳池和天窗進入地庫,也讓地庫中人品酒時可欣賞池水光影。這個匠心獨運的設計,成了舉證唐宅僭建的關鍵,記者從約道的高位可以拍攝到7號屋的泳池,池底果然有兩塊方形玻璃,底下是空間,洞的深度超出了屋宇署核准圖則許可的池底厚度,僭建鐵證如山,及後屋宇署的調查顯示,僭建地庫面積達2250平方呎。

在香港政壇,從特首到高官和議員,名下物業或自己居所被傳媒揭發有僭建的多不勝數,單是去年中捲入僭建風波的曾班子成員便有曾蔭權、林瑞麟、孫明揚、蘇錦樑、潘潔等,他們只要坦白承認,迅速糾正,一般都能政治過關,不會被議會或公眾要求下台,為什麼唐英年會因為僭建而遭受致命重創呢?

瞞僭建詳情 低估危機

據同情唐的政壇人士事後分析,主要是唐的危機應對出了問題,他沒有第一時間向競選團隊和公關顧問坦白交代僭建詳情,只說車房挖深了些少作雜物房(2月13日黃昏他向商台節目交代的版本),令整個團隊低估了危機的嚴重性,還教他出來吹噓「做男人最緊要有膊頭,做公職最緊要有腰骨」,這兩句話後來成了公眾批評唐隱瞞僭建和把僭建責任推給太太的熱門用語。

擠牙膏式應對 公關出錯招傷上加傷

挺唐人士事後帶着遺憾地說,若在2月13日僭建新聞爆出當天,唐馬上站出來承認和道歉,並即時委任合資格人士向屋宇署申請拆卸還原,僭建風波其實是捱得過去的。但唐英年延遲至2月16日晚上才攜着妻子一起認錯道歉,從2月13日至16日這4天,全港主流傳媒雲集在約道7號屋外訪攝僭建實况和屋宇署入屋調查場景,屋外有多達8部吊臂車讓記者在高位拍攝大宅泳池,成為歷史性的新聞情景,文字傳媒也陸續揭發大宅地庫的設計草圖、施工圖和裝修照片,顯示地庫有酒窖、髮廊和豪華影音設施,儼如地下宮殿,絕非唐所宣稱的車房挖深少許放雜物。唐英年從拒絕承認和交代開始,然後每天擠牙膏式應對傳媒追訪和爆料,含糊其辭地回應眾多尖銳的質詢,到最後被迫全盤承認錯誤,這是公關學上典型的災難式危機應對,對政治人物的誠信會造成極沉重的打擊,也會令市民質疑其管治能力,泛民特首候選人何俊仁後來便在電視辯論上以此攻擊唐,指他小事變大事,大事變災難,若當上特首,未來5年不曉得要出多少亂子。

涉假圖則騙入伙紙仍有手尾

僭建風波還有一條尾巴,唐英年堅稱是取得屋宇署入伙紙後才決定加建地庫,並非以假圖則騙取入伙紙,但傳媒取得的施工圖顯示僭建地庫是早有預謀,地政總署的高空航拍圖也顯示僭建玻璃天窗在申請入伙紙前數周已存在,但以英泥掩蓋,獨立的工程師和學者也認為,2000多呎的地庫很難在大宅建成後才挖泥構建,因會影響樓宇結構。屋宇署為了回應這些專業質疑和公眾的關注,很認真地展開調查,並表示若有證據顯示入伙紙圖則弄虛作假,將轉介律政司研究提出刑事檢控。據悉,屋宇署已鎖定參與7號屋工程的4家公司,預備面見逾40人套取口供,找到真相的機會很大。

◆第六回合:唐營謀換馬 曾鈺成熱身

2012年2月17日,特首選舉提名期正式開始的第四天,唐英年受僭建醜聞重創,這段日子的民調顯示,逾半市民認為他應退選,就在這個時候,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公開表示有意參選特首,這個消息令整個選舉突然充滿變數,唐、梁、何三角之爭可能變成四方大戰,而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也加入混戰,表示她和曾鈺成若能入閘,肯定是君子與淑女之爭。

據了解內情的人士指出,曾鈺成突然考慮參選,是受到一些極具影響力的唐營支持者鼓勵,指唐的民望遭受重創,在3月25日投票前恐怕難以恢復,倘若沒有第三個建制派候選人入閘,梁振英便極有可能勝出,而這是許多建制派支持者不想見到的,曾鈺成若能說服中央讓他入閘,將有利於修補唐梁之爭造成的建制撕裂,營造大和解的新局面。

不過,曾鈺成最終未能取得中央首肯,無法入閘角逐,葉劉淑儀四出求票,同樣拿不到足夠提名,沒有提名唐、梁、何任何一人的選委大約有300人,他們彷彿受到某種無形的束縛,對提名曾鈺成或葉劉淑儀很是抗拒。

有中方人員私下解釋,梁振英從英國留學歸來,以專業測量師身分參與《基本法》起草工作,尚且給人懷疑是地下共產黨員,質疑梁上台等於黨人治港,違背一國兩制初衷,曾鈺成根正苗紅,在愛國學校成長和工作,又是民建聯創黨主席,若做特首更加會被質疑。

民建聯若成執政黨恐變包袱

而且,曾鈺成跟民建聯的關係極深,不可能切割,曾鈺成若當特首,民建聯就被視為執政黨,問題在於中央還未準備好香港實行政黨政治,民建聯也沒有足夠人才當司長和局長,曾鈺成若上場執政,民建聯無執政黨之實權,卻要承擔執政黨一切責任,政府任何施政缺失都自動變成民建聯的選舉包袱,中央不能為了滿足唐營換馬意願和曾鈺成個人政治期望,而貿然在條件未成熟時推動民建聯治港。既然民建聯治港不被考慮,新民黨治港就更加不用考慮了,這是葉太拿不到150張提名票的根本原因。那麼,若唐和梁都出了嚴重問題,例如被揭發犯了法,真的不能當特首,中央會怎麼辦?消息人士指出,如真的出了這種極端的情况,中央有兩個選擇,一是邀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出任特首,但由於范太年紀較大,可能只做兩年,待中央和港人找到合適人選便退位讓賢;另一個選擇是仿效董落曾上的做法,找一個資深公務員當特首,穩住管治局面。

未獲中央首肯 曾鈺成不服氣

曾鈺成對中央不讓他入閘的決定是有點不服氣,甚至耿耿於懷的。在其後的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他在北京與記者茶敘,主動引爆考慮出選期間,曾收到梁振英來電,保證不會收集他的黑材料,雖然語氣真誠,但那段期間他收到消息,有人在收集4宗關於他的黑材料,包括他問人借錢、他當校監的學校帳目混亂、他有絕症等,由於知悉相關內情而可能產生這些誤解的人很少,又都和梁營相熟,令他懷疑收集黑材料一事與梁營有關。到溫家寶總理在記者會上表態,稱港人「定能選出為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左派陣營普遍解讀為中央傾向支持民望較高的梁當特首,曾鈺成卻獨排眾議,指唐梁俱落敗,流選後依法重選另一特首,依然符合溫總的講話。中方消息人士指出,這兩次講話顯示曾鈺成真的介意,自己受中央遏抑當不成特首,讓梁振英得了甜頭。

◆第七回合:江湖飯局 梁捲黑金疑雲

2月下旬,正當曾鈺成舉棋不定,投石問中央之際,香港報界的注意力突然從唐梁兩名候選人轉移到特首曾蔭權身上,媒體接連多日大篇幅報道曾蔭權接受富豪款待,坐私人遊艇遊澳門,坐私人飛機遊布吉,在深圳以優惠條件租住逾6000呎豪宅等。

曾蔭權的款待門醜聞雖然性質嚴重,影響惡劣,導致廉政公署破天荒開檔案調查特首,但嚴格來說,這事件對唐梁之爭沒有很關鍵的影響,只是加深了特首戰充滿抹黑的猜疑,唐營懷疑倒曾背後有順勢打唐的含意,挺唐媒體更質疑一切都是梁的陰謀詭計。

真正對選情產生影響的是「江湖飯局」,以及由此引起的黑金政治疑雲。所謂「江湖飯局」,是指2月10日在流浮山小桃園飯店的一次飯局,出席者包括梁的競選辦幹將羅范椒芬和有份牽線組局的梁營支持者劉夢熊,也包括梁福元、鄧賀年、侯志強、文志雙等多名鄉事選委,以及綽號「上海仔」的江湖人物郭永鴻。這個飯局沒有傳媒訪攝,但4天之後,當劉夢熊在另一飯局與上海仔碰面,離開之時便給人拍下照片,在3月6日的《東周刊》封面刊出,成為媒體質疑梁營人物藉黑社會鎮懾鄉事選委的證據。

劉夢熊認挖黑材料 唐營反攻

劉夢熊聲稱「中伏」,但他在媒體再三追問下,親口承認見上海仔是為了收集唐的黑材料,這就成了唐營攻擊梁營不守中央所定君子之爭規矩的證據。原來之前一段時間上海仔曾四出向傳媒報料,指2002年12月他在東京一酒店曾遇見唐英年,看見他與演藝界富豪及一名女藝人同桌,覺得這樣作風的富家子不宜當特首,劉夢熊對此產生了興趣,在流浮山飯局上跟上海仔打招呼,這個舉動看在挺唐的鄉事選委眼裏,再輾轉傳開,相信因此成了挺唐媒體的封面故事。

到底流浮山飯局是誰邀約的,哪個人把上海仔叫來,叫他來是為了什麼,其實至今還不是十分清楚。在事情鬧大後,鄉事選委的態度有了180度的轉變,先是幾名參與飯局的選委開記招,把邀約飯局的責任推給梁營,又指上海仔坐在梁辦人員旁,後來又出來承認飯局是鄉事鄧賀年負責約人,付鈔的也是鄉事文志雙,梁營人士夾了飯錢,上海仔不知是誰約的,是不請自來。這番解說不但前後矛盾,而且對關鍵問題沒有解答,可信度成疑。

梁競選辦的辯解較簡單,他們是應邀赴約,向鄉事選委解釋對新界僭建的立場,不認識在場的上海仔,也不知其江湖背景,以為是鄉事派成員,梁辦與劉夢熊為飯局夾了500元,若說黑金,是被人抹黑,真金不怕洪爐火。

論歷史淵源,上海仔應該跟數名新界鄉事選委較熟落,因為他自稱過去參與過不少新界收地事宜,有跟鄉議局三巨頭劉皇發、林偉強和張學明的合照;但若論選舉瓜葛,他肯定是倒唐的,也因此跟劉夢熊搭上關係。不論是唐營設計陷害,或是梁營自投羅網,客觀效果是梁營捲入了黑金疑雲,梁的民望為此下跌了大約10個百分點,成為選舉中一次沉重的打擊。

◆第八回合:溫總定調 唐求同歸於盡

3月份的人大政協兩會,港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每天都在留意中央對唐梁之爭的取態,對中央官員的講話都悉心解讀。最先是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見港區人士時,呼籲顧全大局,不要只看小我利益,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然後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說意料不到今次選舉出了許多抹黑,做不到君子之爭,但這是民主發展過程難免的,特首要照顧工商界的利益,但也要照顧香港市民的訴求,要包容和兼聽,提出對策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

事後回看,習近平和王光亞的講話都好像意有所指,似在呼籲挺唐的工商界選委放下小我,包容中央接受的另一個候選人梁振英,但這層意思當時並不明顯,直至3月14日溫總發話,中央取向才漸趨明朗。

爆梁行會內幕絕地反擊博流選

溫總說,相信只要堅持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並嚴格依照法律程序辦事,香港一定能夠選出一個為多數港人所擁護的特首。翌日,香港主流報章普遍解讀為中央挺梁,理由是去年7月王光亞談到特首三大條件時說,一是愛國愛港;二是有很高的管治能力;三是在香港社會有比較高的認受度。現在溫總濃縮為一個條件:「為多數港人所擁護」,突顯民意支持度的關鍵地位,這明顯對民望持續大幅領先的梁振英有利。及後中央政治局委員劉延東南下深圳,會見一批富豪選委,以及中聯辦官員在港約見四大商會和多名曾提名給唐的工商界選委,游說他們支持梁,以及左派政團相繼表態集體投梁,都進一步確認了當日溫總講話帶出的政治傾向。

溫總發話後,唐營核心人士口頭上擺硬,說溫總沒有明顯取向,唐和梁都是中央可以接受的,但私底下他們都很焦急,眼看3月25日即將來臨,大局恐怕無法挽回。這時候,唐英年陣營又來了一個曾擔任電台名嘴的公關顧問,顧問向唐營建議了一條絕橋,由唐英年在3月16日的首場候選人電視辯論上,親自爆梁的黑材料,把梁過去在行政會議上就商台續牌和23條立法曾有過的取態(真假有待考證),繪影繪聲地描劃出來,指控他打壓言論自由和主張武力鎮壓和平示威,就算梁否認,只要他無法提出有力的反證,公眾就會將信將疑,梁的民望就會插水下跌,原本挺唐的選委就有藉口拒絕中方官員的游說,以梁誠信可疑民望不足為由拒絕投梁,只要提名唐的近400名選委都這樣做,加上泛民的200名選委也堅決唐梁都不投,梁就拿不到當選必需的601票,屆時就要流選,唐營便有時間重新醞釀另一個代理人,出來向梁報仇雪恥,總之不能讓梁當選。

泄密反令中央全力保梁

唐營這招兩敗俱傷非常厲害,為了加強聲勢和影響,堅決挺唐的工商界巨子李嘉誠當天早上出來發表必定投票給唐的宣言,一度搖擺的盛智文也穿著唐營競選服到電視辯論現場為梁撐場,務求達到箍住挺唐選委不跳船的效果。

唐營誓死反撲,不惜犯官場大忌,以泄露行會機密名義來加添指控的像真度,確實對梁的民望起了打擊作用,但同一時間也促進了中央為梁保駕護航的決心,所以劉延東在3月19日親臨深圳督師,有消息指習近平在北京與李嘉誠會面,而中聯辦人員則傾巢而出全方位拉票挺梁,這連串大動作引起了香港社會反彈,泛民主派強力指摘中央干預香港特首選舉,而建制內人士則戲稱這一幕為共產黨決戰地產黨,看誰主導香江特首浮沉。

關鍵時刻總見中央身影

回顧這8個回合的特首選戰,公眾不難看到,在許多關鍵的時刻,在一些關鍵的決定背後,都有中央的身影,從梁不用退選可一同入閘,到棄唐保梁,中央的取向起着主導作用。也許在過去幾屆的特首選舉上也是如此,只不過這一次中央容許建制跑馬仔,令建制內部分歧全部浮面,才把中央擺平分歧介入操盤的動作暴露人前。怎樣從今天高度操控的小圈子選舉,過渡至2017年的特首普選,將是未來數年港人和中央需要共同回答的難題。

本文原刊於3月24日出版的《明報周刊》
明報記者 劉進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